网站首页机构职能廉政要闻纪监动态纪律规范理论观点警钟长鸣廉政文化廉政广角公告速递专题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 鹤乡文苑
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建设网:《诗经》中的好家风


【信息时间: 2019/5/26   阅读次数: 【我要打印】【关闭】


《诗经》资料图

《诗经》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收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诗歌311篇(其中6篇只有标题),生动形象地展现出了周朝社会生活面貌,其中很多诗句蕴含着极为丰富的教家风方面思想内容,至今仍具有教育和借鉴意义。


忠诚爱国。爱国主义历来都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赖以生存与发展的一种基本精神,是有国有家者普遍具有的一种道德准则。《诗经》中大约有一半以上诗歌直接或间接表达了上古社会人们浓郁的爱国情怀。比如《诗经》中最著名的爱国诗篇《秦风·无衣》,就是一首秦国抵御西戎部落侵扰的慷慨激昂的战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写出了秦俗强悍,先于勇力,乐于战斗,忘生轻死,生动地描写了战前士卒秣马厉兵的参战激情,表达了秦国人民同仇敌忾的大无畏英雄气慨,反映了人民团结御侮的爱国主义精神。又如《秦风·小戎》则赞扬了丈夫的慷慨从军和妻子深明大义的爱国思想情感。


修身明德。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思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诗经》中诸多篇章分别从不同角度,多个层面深入阐释为官当政者应以身作则、自警自律。“妻子好合,如鼓琴瑟;兄弟既翕,和乐且湛;宜尔室家,乐尔妻孥。”《小雅•常棣》中这句诗被后世频繁引用,直至引申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孔子所说的“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与《小雅•车辖》中诗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一脉相承。“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小雅•小旻》中的这句诗提出为人处世要谨慎,要有敬畏之心。“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大雅•思齐》中将遵纪守法要求由妻子、兄弟推广到家族乃至全国,值得后人深思。


诚信守礼。诚信守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先民们坦然率真,爱憎分明,不玄不妖,着实令人感动。《诗经》中有五首诗写到“鼠”,其中有四首都是直接把鼠作为痛斥或驱赶的对象,唯独在《鄘风·相鼠》中把丑陋、狡黠、偷窃成性的老鼠与卫国“在位者”作对比,公然判定那些长着人形而寡廉鲜耻的在位者连老鼠也不如。“人而无仪,不死何为?”“人而无止,不死何俟?”“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无仪”指外表,无止(耻)”指内心,“无礼”指行为。诗人不仅痛斥,而且还要他们早早死去,以免玷污“人”这个崇高的字眼。再如《卫风.木瓜》中“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宣扬人受于恩惠,当思图报,可以看出受惠之人谦逊诚实。


勤劳俭朴。《诗经》里有许多描写劳动生活的的场景,体现了远古时代的人们热爱劳动的美德和用勤劳的双手征服自然的理想。比如在《卫风·淇奥》《周南·芣苢》《卫风·氓》等诗篇中表现人们辛勤劳作的诗句比比皆是。特别是在《魏风·伐檀》这首诗中,直接歌咏劳动,生动地再现了当时的劳动场面,在表达劳动者对剥削者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责问的同时,也把人们勤劳壮美的一面表现出来。至于人们俭朴的美好品质,在《诗经》中也时有出现,比如《郑风·缁衣》中穿缁衣人的妻子,见到丈夫的衣服破了,要重新缝补改制,使之常新,既体现了是妻子对丈夫的体贴和关爱,同时也反衬出做官的丈夫勤勉和俭朴。


劝诫教化。中国古代的文化非常注重“教化”,《诗经》中就有许多富有“劝诫教化”理念的诗句。比如《小雅·小宛》中“夙兴夜寐,毋忝尔所生”,是父母离世后兄长教育兄弟要恪守父母教诲,早起晚睡,勤奋努力,不要让父母蒙羞,其教育意义不言而喻。再如《周颂·振鹭》中“庶几夙夜,以永终誉”,既是诗者自勉,也是对身边的人和后代人的劝诫,非常明确地指向教育。 


周武王封比干墓铜盘铭

祭祖承业。中国的宗法社会尤为重视血缘宗族,对祖先有一种崇拜的情结。在古人看来,后代子孙对祖业的继承和发扬是自身的责任和使命,人们往往通过热烈庄严的祭祀活动,来表达对祖先的崇拜和敬畏,在祈求祖先庇佑家族的同时,教育子孙后代不忘祭祀祖先的庄重礼节,继承祖德。比如《大雅·下武》在歌颂武王武功和文德的同时,也表达了对先祖的敬仰缅怀及将祖业发扬光大的决心。


颂母情怀。在我国悠久的诗歌长河中,留下了许多赞颂母爱的优秀篇章。而最早表达母爱思想的诗歌,则出现在《诗经》中。《诗经》中表达“母爱”思想的诗歌有4篇,其中《邶风·凯风》《墉风·柏舟》全篇赞美母爱,《魏风·陟岵》的第二章和《小雅·四牡》第四章、第五章歌颂母爱。如《凯风》中“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把母亲的抚育比作温暖的南风,生动地表现了母亲辛劳养育子女的感人形象,让人深切地感受到母亲的慈爱与操劳,饱含深情,令人为之动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常用“凯风”指代母爱精神,可见《凯风》这首歌颂母爱的诗对后世影响之深。


孝亲感恩。中国人历来把“孝”当作百善之首。《诗经》中的孝亲诗反映出孝道之悠久,深刻揭示了对父母尽孝的重要内涵和意义。《诗经》中孝亲诗共22首,为两大类,一类是诗中出现“孝”字的,“孝”字在《诗经》中计出现17次;一类是诗旨为“孝子之诗”的。其中前者分布于《大雅》、《颂》之中,后者则主要分布于《小雅》及《国风》之中。如《唐风·鸨羽》中“父母何怙”“父母何食”“父母何尝”的吟叹,描写烘托出孝子常年在外行役,担心父母没有粮食生存的悲哀,以及无法奉养双亲的悲痛。


兄弟友爱。上古先民的部族家庭,以血缘关系为基础,在他们看来,兄弟和睦是家族和睦、家庭幸福的基础。因而,非常注重兄弟友爱,手足亲情。《小雅·常棣》中“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就是对兄弟亲情友爱的颂赞,同时也表现了华夏先民传统的人伦观念。《常棣》是中国诗史上最先歌唱兄弟友爱的诗作,“常棣之华”“莫如兄弟”“兄弟阋墙,外御其务”,作为具有原型意义的意象、母题和典故,千古传唱,历久弥新,对后世“兄弟诗文”的创作产生了深远地影响。


爱情专一。《诗经》中描写爱情的篇章有很多,虽然有一些是弃妇怨妇诗,但也不乏一些表现真挚感情的爱情诗。比如《邶风・击鼓》第四章有这样的句子“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后世广为流传的成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来源于此,用以表现稳定的夫妻关系和专一的爱情。(陈玉军)

来源: 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建设网  http://www.ccaw.com.cn/2019/qinglianwenhua_0520/35713.html



版权所有:中共射阳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射阳县监察委员会
射阳县幸福大道东侧双山科技商务中心
网址:www.qfy.gov.cn   信箱:syjwxjs@163.com
苏ICP备05007936号 网站管理